黑夜裡-那微弱月光

青江跟月月是我家天使
無法理解蘭迪那麼帥卻很少人喜歡qwq
新歡是亂步桑
常駐黑月,社亂、石青跟蘭羅

【黑月】Everytime you kissed me(月島生賀)

老黑視角

歌詞是月月的心聲(´・ω・`)

據說這是月島生賀(完全沒有關於生日的東西

接受往下

◇◇◇

Everytime you kissed me 
(每當你親吻我的時候)

I trembled like a child 
(我像一個孩子似地發抖)

跟月島螢交往已經有六年之久。

雖然那時候還是個不情願地說著的小學弟,

現在卻已經蛻變成在研究室裡忙碌的碩士生。

這麼說來,

我們也親吻了很多次了,

無論是撒嬌的、恩愛的。

但他還是那麼的純情,

輕輕附上他的唇,

他卻僵直了身體,

顫抖的雙手和紅透的耳朵暴露了他的想法,

真是可愛。

或許他還是沒有習慣我的親吻,

或許他想要回應卻不知如何是好,

不過總有一天,

我會讓他來環著我的脖子,回應我對他訴說的愛意。

gathering the roses 
(收集一朵朵玫瑰)

we sang for the hope 
(我們為希望而歌唱著)

那時候我為了追求他,

看了很多關於追求的書。

為了他學習了情歌,

為了他打工買他最喜歡的恐龍玩具,

為了他特地跑去東京最有名的蛋糕店買他喜歡的草莓蛋糕,

為了他千里迢迢地從東京坐車到宮城看看他上心的女孩。

最後

在合宿期間,

我向他表白了。

your very voice is in my heartbeat 
(你獨特的聲音銘刻在我的心跳裡)

sweeter than my dream 
(比我的夢還甜美) 

we were there, in everylasting bloom 
(我們在這裡,永恆地綻放著)

他曾經說過,

說過我的聲音很特別,

在人群中立馬就能分辨出來。

曾有一次我叫醒了在睡夢中的他,

他微微睜開眼,看向我時滿臉通紅,

我問他怎麼了但他什麼也不說。

是否在他的夢裡夢到我呢?

是否在他的夢裡有我對他傾訴的愛意呢?

roses die, 
(玫瑰凋落,)

the secret is inside the pain 
(秘密隱藏在傷痛之中) 

winds are high up on the hill 
(風肆虐著山丘) 

I cannot hear you 
(讓我聽不見你的聲音) 

他大學畢業後,

申請到了一所國外的研究所,

而我則是選擇了國內的工作。

我每天晚上向他打一通電話,他向我抱怨、傾訴自己的事,

他每次都顯得很累,

每次不肯開視頻是因為不想讓我看到臉上的倦容。

因為時差和工作的關係,

我們倆漸漸地不能每天打電話,

關係越來越疏遠,

我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是好。

無助、煩躁感油然而生。

為了他,

我到底可以做什麼。

come and hold me close 
(來到我身邊,靠近我吧) 

I'm shivering cold in the heart of rain 
(我的心在雨中冷得發抖) 

darkness falls, I'm calling for the dawn 
(黑暗降臨,我呼喚著黎明) 

在那一次的電話中,

我們吵架了。

到底是為了什麼已經不重要了,

我只知道後來他的朋友打電話給我,

說他晚上下著大雨卻硬要跑出去,

問他發生什麼事也不發一語,

只是一直碎念著我的名字,

一直說著,

對不起,黑尾前輩。

我向同學表示感謝後,立馬向他打了電話,

「等我。」

對不起啊,月島。

對不起啊。

silver dishes for the memories,for the days gone by 
(為懷念逝去的日子,我將記憶裝在銀色的盤子裡, )

singing for promises 
(為諾言而歌唱) 

tomorrow may bring 
(明天能夠到來)

在飛機上,

我回憶起了我們高中時期。

我把他拉進第三體育館,

看著他口是心非地陪著我們練習,

看著他對我嘲諷的眼神,

看著他害羞地接受我的表白,

看著他對我許下承諾。

真希望

能馬上趕到他身邊。

I harbour all the old affection 
(我庇護著所有的舊感情)

roses of the past 
(以及曾經的鮮豔玫瑰) 

我來到了他的房間。

他躺在床上不安穩地睡著,

手裡抱著我送給他的恐龍玩具。

在床頭櫃上,

是我送給他的許願瓶。

我要告訴過他,

如果他想我了,

就可以在紙條上寫下一個願望,

摺成星星

丟進瓶子裡。

我們見到面,

我便幫他完成裡面的所有願望。

我打開瓶子,

那裡面充滿了星星,

寫道

「我想見到黑尾前輩。」
「我想打電話給黑尾前輩。」
「黑尾前輩還欠我一個玩具恐龍。」

「我愛你。」

我不斷地哭著打開他的願望,

沒關係,

那些願望我都可以幫你滿足,

我抱住床上的他,

吻了吻他的額頭。

「我來晚了。」

「我也愛你
   
    月島。」

darkness falls, and summer will be gone 
(黑暗降臨,夏日也將消逝了) 

joys of the daylight 
(晨曦的愉悅) 

shadows of starlight 
(星光的倩影) 

everything was sweet by your side, my love 
(所有事物在我愛的你身邊,都是甜美的。) 

ruby ears have come to me, for your last words 
(紅寶石般的音色來到我身邊,為了你最後的話語) 

I'm here just singing my song of love 
(我只是在這裡唱著歌頌愛的歌謠) 

waiting for you, my love 
(我等著你,我的愛。)

我一整晚陪在他的身旁。

希望他

不再壓抑自己的疲倦,

不要再勉強自己,

能在這次生病中

好好休息。

我緊緊地握著他的手,

希望他

感覺到我的溫暖。

我一直都會陪著你的,

月島

now let my happiness sing inside my dream.... 
(現在讓我在夢中唱出我的幸福吧…… )

陪伴他一天一夜後,

他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我緊緊地抱著他,

訴說著這幾個月來我對他的歉意及愛意。

他輕輕地回抱著我,

說道: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我身邊的。」

Everytime you kissed me 
(每當你親吻我的時候) 

my heart was in such pain 
(我的心像受了重傷) 

gathering the roses 
(收集一朵朵玫瑰) 

we sang of the grief 
(我們唱出憂傷) 

your very voice is in my heartbeat 
(你獨特的聲音銘刻在我的心跳裡)

sweeter than despair 
(比絕望更甜美) 

we were there, in everylasting bloom 
(我們在這裡,永恆地綻放著) 

在我們的討論之下,

我最後選擇在他這裡找尋新的工作,

也在這裡租了一間房子。

語言的不適應,

工作上的困難,

雖然在生活上造成了阻撓,

但是在他的幫助下也漸漸克服了。

我們互相扶持、幫忙,

在他論文截稿之前給他泡一杯咖啡,

在他出國研討時打掃家裡,

在我為英文苦惱時教我學習,

在我熬夜加班回來時給我留一盞燈。

我能和你在這裡生活

真是太好了。

underneath the stars 
(在繁星之下) 

kiss me in the summer gloom, my love 
(在夏日的黑暗裡親吻我吧,我的愛) 

我還記得我們的承諾。

你說你想要跟我一直在一起,

我說我會幫你實現所有的願望。

我騎著車帶你去山上,

在繁星的夜空下,

在你的無名指上套上了戒指,

在你的允諾下我抱住了你。

you are all my pleasure, my hope and my song 
(你是我所有的快樂、希望與詩歌) 

I will be here dreaming in the past 
(我將於此,在曾經裡做夢) 

until you come 
(直到你出現) 

until we close our eyes 
(直到我們的眼睛互相靠近)



「月島,我們結婚吧。」



「好。」

◇◇◇

月月生日快樂!!!!

0927月岛萤生贺24H-黑月场合

為太太們打callヾ(。>﹏<。)ノ゙✧*。

月岛萤生贺24H-黑月场合:

大家好这里是排球少年黑月推广主页!9月27号就是月月的生日啦,作为月推的黑月太太们怎么能坐以待毙呢!于是在27号当天主页君邀请了多位太太联合准备了为庆生的24H活动,旨在于27号一整天陪伴月月度过一年难忘的生日=w=





活动名称:月岛萤庆生24H-黑月场合


具体内容:9月27日日本时间0:00-23:00(北京时间23:00-22:00)


                 每个整点掉落黑月粮食一篇,总计24篇。





粮食的形式缤纷多样,邀请的太太也跨越海峡两岸XD大家可以敬请期待!




作为联动在微博中主页君喂大家带了了小小的福利,链接请戳←转发抽奖有丰富的奖品,包括吧唧、周边、111元现金以及@時雨不沢太太的头像一枚,有兴趣的大家可以去微博转发碰碰运气!转发带“月月生日快乐”就OK啦~




最后预祝活动顺利!

如果月島螢可以滿足您的一個要求

如果月島螢可以滿足您的一個要求

#少許黑月、葦月、第三體育館組

#老實說我不太曉得打什麼tag

#接受往下

◇◇◇

採訪者:月島螢,黑尾鐵朗,赤葦京治,木兔光太郎,西谷夕,谷地仁花,日向翔陽,月島光明

採訪內容:如果月島螢可以滿足您的一個要求,你想要什麼?

月島螢會從中選擇一個要求滿足。

附註:黑尾鐵朗的要求一律不在月島螢的考慮之中。

黑尾鐵朗的場合

咦咦咦咦咦咦?!

真的嗎真的嗎?!月月會滿足我的所有要求嗎(✽ ゚д゚ ✽)

(並不...)

太好了!!!!

(...)

我想想我想想...嗯。

我想看月月的「嗶—」的樣子(*´ω`*)

為什麼消音了啊啊啊啊啊Σ(゚Д゚)

月月的「嗶—」..,就說了為什麼要消音啊啊啊啊啊

(...黑尾鐵朗先生並不列入此次螢的考慮之中)

啊?

(...月島要我這樣轉述)

那你為什麼要問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月月的「嗶—」聽上去很讚啊!!!

大家都「嗶—」

就說了為什麼一直要消我音啦!!

赤葦京治的場合

嗯?月島會滿足我的一個要求?

是嗎...

我倒是很想要月月和我吃Pocky棒(´・ω・`)

前陣子去問月月但是被拒絕了...

嗯..?我是說「和我」一起吃「一根」pocky

但是,能喂月月吃也是很不錯的選擇呢。

嘛...總而言之,能趁機親一下就好了。

(黑尾:為什麼你就能放任這種話啊啊啊啊!!)

木兔光太郎的場合

嘿嘿嘿!!

你來找我啦!!!你剛剛在幹什麼阿?

欸欸欸?月島可以滿足你的一個要求?

那來攔網攔網~~(๑•̀ㅂ•́)و✧

最近月島都不來第三體育館了(´°̥̥̥̥̥̥̥̥ω°̥̥̥̥̥̥̥̥`)

嗚嗚嗚嗚我想要月月的攔網啦(´°̥̥̥̥̥̥̥̥ω°̥̥̥̥̥̥̥̥`)

選我選我啦月月❤(ӦvӦ。)

西谷夕的場合

ROLLING TRUSTED !

怎樣!!厲害吧!!!(炫耀

這樣潔子小姐就會在雜誌上看到我的了吧!

嗯?不是要來採訪我嗎?

什麼?關於月島的?

嗯嗯,月島那傢伙會滿足我一個要求喔...

...

哈哈哈我想到了!!!

叫那傢伙叫我「前輩」!!這個不錯吧!!

畢竟我可是「前輩」啊!!

叫了的話到時候就請你吃嘎哩嘎哩喔

畢竟我可是「前輩」啊!!

谷地仁花的場合

咦咦咦????!!!!!

為什麼月島さん會同意這樣的事!!

咦,是這樣嗎?是會考慮其中一個要求喔?

我沒有什麼想要的啦...

欸欸,一定得要說一個才行嗎?

噫!!為什麼不說就不放我走(´°̥̥̥̥̥̥̥̥ω°̥̥̥̥̥̥̥̥`)

那就...請月島さん一起交日向さん跟影山さん功課吧...

對、對不起,我竟然還要求這麼多(´°̥̥̥̥̥̥̥̥ω°̥̥̥̥̥̥̥̥`)

畢、畢竟,感覺月島さん還是挺喜歡日向さん跟影山さん的說

(作者語:沒有特別的意義,真的)

日向翔陽的場合

哈哈哈,沒想到月島也有今天

我想想,嗯...要要求他什麼呢?

就讓他把身高分給我好了!!

每次每次都要仰著頭著他

而且他還一臉厭惡地看著我

啊啊啊,想到就生氣!!

我也要讓他看看被人俯視的痛苦

然後罵他:「哈哈你這個小矮子!」

(那不是在說你麼?)

...

不要忽然戳到我的痛楚好不好( ;∀;)

月島光明的場合

欸欸?螢嗎?

你們的學校到底在玩些什麼啊...

嗯?我也有參加的份?

那我要螢叫我「尼醬」(秒答)

螢在小時候可是一個一直圍在我身邊,叫著「尼醬尼醬」的可愛小正太呢!!

可是...現在只要我叫他叫我「尼醬」,他就會嘲諷我:「蛤?哥哥是白癡嗎?」

哥哥才不是白癡勒!尼醬只是希望螢能跟我撒嬌嘛°̥̥̥̥̥̥̥・゚・(ノ∀`)・゚・。

餒,哥哥求你了嘛ヾ(。>﹏<。)ノ゙✧*。

關於月島的選擇

......這是開什麼玩笑?

「嗶」什麼,黑尾前輩是白癡嗎?

赤葦前輩也是,那是去年11月份的事了,為什麼一定要跟我吃啊......

還有日向那個矮子,身高不高腦子也不太好使呢,我倒是想問他,身高是要怎麼分呢^^

哥哥也是,你們到底是在玩什麼啊......

......一定得要選一個嗎?

獎品是恐龍玩具?

......

好吧,我選西谷前輩的要求。

「前輩,一直以來都辛苦你了,謝謝。」

這樣就可以了嗎?

◇◇◇

久違的發文,其實我一直都有在寫啦,只是寫一寫會忘記發出去(¯―¯٥)

可能有後續,像是黑尾的「嗶」跟赤葦的pocky game

敬請期待(?)

Ps:就把這篇當作我的復活(?)文跟50粉文好了,雖然我不知道我的粉還在不在(´Д⊂ヽ

【黑月同居30題】黑夜裏,那微弱月光

抱歉題目是用自己的名字(捂臉
題目的意旨在最後一篇,請等待(跪
無視後請繼續觀閱
應該算是月島927生賀第一篇(*´﹃`*)
月月祝你生日快樂(*´﹃`*)
(´・ω・`)(´・ω・`)(´・ω・`)
【1、相擁入眠】
他們倆同租是早些時候的事了。
如月島螢所預期的是,他考上了東京一所知名大學的oo學系。
但超乎自己的預期的是,黑尾鐵朗邀請他一起同居。
嗯咳,是同租。
理由,黑尾是這麼表示的:
「嘛嘛,我們都是同個大學,有個人陪伴好照料不是嗎?再說如果出什麼狀況,也比較好處理嘛~」
那你之前自己為什麼不跟別人同租,月島雖然心裡這麼吐槽,但是並沒有說出口。
在這之後,這個提議得到了月島母親大力的支持,並表示要黑尾鐵朗要好好照顧螢,那時候黑尾的表情十分和藹,甚至讓月島螢懷疑這位到底是不是之前在合宿時一直叫他「眼鏡君眼鏡君」的煩躁雞冠頭。
總之,兩人正式在東京大學附近的租屋處,開始了同租(居)生活。
(´・ω・`)(´・ω・`)(´・ω・`)
「我回來了。」月島一臉疲倦地打開這個住了兩個月的租屋處,便聞到一股香味。
「喔喔,月島你回來了啊。」黑尾笑著探出頭,歡迎著月島的歸來。眼看他套著一件圍裙,手上拿著鍋鏟,貌似是在煎秋刀魚。
「看上去真累,馬上就可以吃飯了喔,快去換個衣服,今天是吃秋刀魚。」
「嗯...」月島螢有氣無力地回答道。
過了好一陣子,黑尾鐵朗盛好飯,將煎好的秋刀魚放在盤子端上桌,最後擺上味噌湯,疑惑地看著月島螢的房間,喊道:「月島,吃飯了喔。」
不過並沒有得到回應。
如果臨近吃飯時間,月島螢基本上都會換完衣服出來幫黑尾鐵朗盛飯,盛湯,然後等待他將最後的主菜擺出來一起享用,據說這是月島家的習慣,也是他們這兩個月達成的共識。
難道月島今天還有什麼報告要趕嗎?
算了去看看吧。
黑尾嘆了口氣,往月島房間走去。
輕輕推開月島的房門,黑尾發現他房間的燈根本就沒有開,也發現那個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就是剛剛自己在呼喊的對象。
啊啦,這不是睡著了嗎。
聽說最近有個報告要趕,這小子是不是又熬夜不說了啊。
總有一天要讓他好好告訴我。
「月島,」走到月島的床前,黑尾輕輕拍了拍月島的肩膀,笑著說:「該是吃飯的時...咦...?」
「嗚啊!」
他被睡著的月島一把抓住肩膀,正感到疑惑時,卻被狠狠地往下拉,他一個重心不穩躺在床上,結果月島慢慢悠悠地靠近黑尾的胸口,變成月島靠在黑尾的胸上,緊握著黑尾的衣角,一臉憨恬的表情。
「喂喂喂,不是吧...」
黑尾一臉無奈地看著睡得香甜的月島,叫醒也不是,不叫醒也不是。
「鐵朗...前輩...」沉浸在睡夢中,月島喃喃著黑尾的名字。
「是!」
「抱著我...」說完,黑尾感覺衣角被抓得更緊,也感覺月島迷迷糊糊中更加貼近了自己。
哎,這麼可愛的動作,想拿他怎樣也無法了。
「好好好,」黑尾輕輕地環抱住月島。





「おやすみなさい,螢。」
(´・ω・`)(´・ω・`)(´・ω・`)
一些前(後)提概要:
1、黑尾單向戀愛晚期。
2、這個時間點發生在黑尾大三、月島大一的時間。
3、家中的清理由月島處理,烹飪由黑尾處理。
4、黑尾本來想稱月島為「螢」的,但是被果斷拒絕了,月島表示如果黑尾前輩敢這麼稱呼他,他就再也不跟黑尾前輩同租了。而月島則還是稱呼黑尾為「黑尾前輩」。
5、至於隔天,黑尾被月島揍了一頓的事又是另當別論了。
6、秋刀魚壞掉了好可惜,黑尾鐵朗這麼表示,不過我卻看到了月島的睡顏哈哈,等等等...!!月島別打我啊啊啊啊!!
7、如果哪邊看不懂請提醒我,這裡會補充前(後)提概要。
(´・ω・`)(´・ω・`)(´・ω・`)
→我又該死地開了新坑,這裡還有很多新坑想法,歡迎討論。
→舊文我會想辦法更完它的(´;ω;`)

希望能在月月生日前把生日賀文趕出來(((跪

我簡直玩不膩這個梗XD

廢文(X



我們是!               安室廚  ! ! !
 /         /   |       \
゚ ∀ ゚)ノ   \( ゚ ∀ ゚\( ゚ ∀ ゚\( ゚ ∀ ゚



我們會!          對安室發廚  ! ! !
 /        /   |        \
゚ ∀ ゚)ノ   \( ゚ ∀ ゚\( ゚ ∀ ゚\( ゚ ∀ ゚
 

  

安室是!     赤井的老婆!色氣公安!
 /        / |            |
゚ ∀ ゚)ノ   \( ゚ ∀ ゚\( ゚ ∀ ゚\( ゚ ∀ ゚

     
         ..... ...... 

゚ Д ゚) ゚ Д ゚) ゚ Д ゚)  ( ゚ ▽ ゚

   

              色氣公安!!!
     /      /          |              \
゚ ∀ ゚)ノ ゚ ∀ ゚)ノ ゚ ∀ ゚)ノ \( ゚ ∀ ゚

  

  
最近流行的梗xDDD

大家不覺得安室很色氣嗎(誤

安室好萌好可愛(發廚中...

廢文(x

----------------

我們是!               月月廚  ! ! !
 /         /   |       \
゚ ∀ ゚)ノ   \( ゚ ∀ ゚\( ゚ ∀ ゚\( ゚ ∀ ゚

      

我們會!         對月月發廚  ! ! !
 /        /   |        \
゚ ∀ ゚)ノ   \( ゚ ∀ ゚\( ゚ ∀ ゚\( ゚ ∀ ゚

    

月月是!   乖僻小腹黑!色氣中學生!
 /        / |            |
゚ ∀ ゚)ノ   \( ゚ ∀ ゚\( ゚ ∀ ゚\( ゚ ∀ ゚

      

         ..... ......

゚ Д ゚) ゚ Д ゚) ゚ Д ゚)  ( ゚ ▽ ゚

    

             色氣中學生!!!
     /      /          |              \
゚ ∀ ゚)ノ ゚ ∀ ゚)ノ ゚ ∀ ゚)ノ \( ゚ ∀ ゚

-

最近流行的梗www

我還有一個黑尾的www

感覺那三個是赤葦、木兔跟黑尾

旁邊那個是我www

廢文(x

----------------

我們是!               黑尾廚  ! ! !
 /         /   |       \
゚ ∀ ゚)ノ   \( ゚ ∀ ゚\( ゚ ∀ ゚\( ゚ ∀ ゚

      

我們會!          對黑尾發廚  ! ! !
 /        /   |        \
゚ ∀ ゚)ノ   \( ゚ ∀ ゚\( ゚ ∀ ゚\( ゚ ∀ ゚

    

黑尾是!     煩躁感max!色氣雞冠頭!
 /        / |            |
゚ ∀ ゚)ノ   \( ゚ ∀ ゚\( ゚ ∀ ゚\( ゚ ∀ ゚

      

         ..... ...... 

゚ Д ゚) ゚ Д ゚) ゚ Д ゚)  ( ゚ ▽ ゚

    

            色氣雞冠頭!!!
     /      /          |              \
゚ ∀ ゚)ノ ゚ ∀ ゚)ノ ゚ ∀ ゚)ノ \( ゚ ∀ ゚

-

簡直萌爆了www

用了之前文的梗

不懂的可以去看我之前的文

棒球棍跟黑尾的親密接觸(超短打

注意!!!超短打

♥鐵朗難過但鐵朗不說♥

合宿期間,黑尾向月島告白了,月島也接受了。

本來月島以為誰都不會發現的。

但是,後來..





這次合宿午餐的水果是草莓,雖然不是草莓蛋糕,但是月島臉上的表情還是出賣了他的喜悅,黑尾看到月島臉上幸福又可愛的表情,忍不住在眾目睽睽之下...

吻了下去。

並且還把月島嘴裡的草莓也一併搶了過來。

月島:.....

黑尾:喔呀,月月不好意思啊,不小心把草莓吃掉了。

日向:咦咦咦咦咦?!你們倆?!

黑尾:嘿嘿,我跟你們家的眼鏡君交往了喔,他在我面前可是很可愛..(冷汗)咦怎麼一股寒意...

月島:你..你...

(拿出棒球棍

黑尾:月月?!月島同學?!螢醬?!

月島:搶我草莓者...殺無赦...

黑尾:等等等等等等那個是用來打球的吧?!黑尾前輩可不是球喔!!話說回來為什麼餐廳裡會有棒球棍啊?!

月島:怎麼會不是球呢?黑尾前輩可是一個超級大混球啊...而且打一打就會變球了吧(冷笑

黑尾:月月冷靜一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據說在那之後,黑尾被自家的戀人追殺了3個小時。




最後的最後,黑尾還順便跟棒球棍親密接觸了好一陣子,來自菅原媽媽的。




♥鐵朗難過但鐵朗不說♥


我只是想寫棒球棍而已(笑

黑尾:不是寫我嗎qwq

關於月島螢傲嬌度max的調查

訪問者:烏野眾人,第三體育館組

(ㆀ˘・з・˘)(ㆀ˘・з・˘)黑尾又來作死了(ㆀ˘・з・˘)(ㆀ˘・з・˘)

【In the 烏野體育館】 (月月不在場)

緣下:月島嗎?

日向:傲嬌度是...什麼?

菅原:就是...說的話跟心中所想的不一樣吧!

影山;為什麼我們要討論那傢伙的事啊!

...

蛤?!你說什麼!我才不是傲嬌,不要把我跟月島化為一個等級的啊!!!

菅原:好啦好啦,月島雖然口是心非,但是能感覺到他對我們的信賴吧!

山口:月月嗎...如果可以從他口中聽到一些鼓勵的話會覺得自己備受信賴呢!

...

咦?無法理解?那那那...我覺得月月是傲嬌真的是太好了(喂

緣下:傲嬌度max嗎...我是覺得他是我們之中比較傲...不是,口是心非的吧。但是對於月島來說,這種性格可以避免一些問題吧!這也不是件壞事吧!

西谷:雖然聽了菅原前輩的說明,但我還是不懂!不過如果不是這種性格的話,月島就不是月島的啦!對吧旭!

東峰:啊啊??啊...也是啦。我並不討厭月島這樣的個性喔,雖然說他的個性是因為他過去的一些事,但是那就是他嘛。

清水:我不太清楚你們在說什麼,不過月島在練習時很認真,對前輩也很有禮貌。我覺得這樣很好。

日向:我我!月島那傢伙雖然一直在諷刺我們,很討人厭!但是他有時候忽然會很別扭地說出很正常的話到讓人嚇一跳呢!

田中:對對對!但是月島是個傲嬌嘛!這樣想就覺得這樣才是正常的嘛!

緣下:因為這就是他嘛。

影山:欸?換我嗎?為什麼我要講那傢伙的事啦!

...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

他是一個很好的MB!在這方面我是很尊敬他的。雖然有時候很討厭,但是還算不錯!

但是,我還是很討厭他喔!!聽到了沒有!!

澤村:啊啊,最後是我嘛。月島是個很不錯的後輩,雖然有時候不太坦率,有時候又會坦率過頭啦...就跟他們說的一樣,這就是他嘛,沒有什麼不好的。

對了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話說上次問完黑尾後,是不是把報告拿去給黑尾看了啊,他在群組裡一直抱怨一直哭,說什麼大家都不愛他了之類的。

菅原:嗚哇...那可真是...

緣下:等一下,如果黑尾會看到他的那個報告,那麼月島...

等等你要去哪裡!!

影山:月島會看到...

._(._.)_....(沉思5秒鐘)

啊啊啊啊啊啊,呆子你要去哪裡啊啊啊啊啊!!!!!

【in the 第三體育館】(月月被教練留下了)

黑尾:月月傲嬌很可愛啊!何止是max,根本是爆表了啊啊啊!!

赤葦:冷靜一點黑尾前輩,這樣喜好完全暴露了喔。

黑尾:有什麼不好啊,我對月月的愛可是非常深的啊~

木兔:我我我我!我也很愛月月喔!

黑尾:喂!能愛月月的只有我一個!

木兔:才怪!是我!

赤葦:前輩們別鬧了,月月愛的人是我。

木兔&黑尾:喂!

赤葦:好了好了,嗯...說說我的意見吧。月島在第三體育館時偶爾會挺傲嬌的,我覺得這很可愛,尤其是傲嬌之後對我賣萌的時候(黑尾:喂!為什麼我不知道啊!!)黑尾前輩,請不要吵,你的煩躁感要破表了喔。簡而言之,月島傲嬌是件好事,沒有傲嬌就不是月島了。

木兔:換我換我!!月月嗎?他傲嬌很可愛啦,有時候還會不經意地跟你撒嬌,雖然我覺得他自己不知道啦...

赤葦:對啊,那種時候也挺可愛的。

黑尾:喂喂!!為什麼只有我不知情啊!!我也想要月月跟我的撒嬌啊!!!

赤葦:因為黑尾前輩在各種方面都很煩躁呢~在某種意義上,我跟木兔前輩勝你一籌喔。

黑尾:可惡啊啊啊!!

木兔:不要打斷我說話啦!嗯!!!總之月月很可愛!傲嬌的月島很讚!!

赤葦:我贊同木兔前輩的說法。

黑尾:我也贊同啦。不過我還是支持月月的傲嬌是爆表的!

赤葦:黑尾前輩的煩躁感也是爆表呢。

黑尾:赤葦!!你不吐槽我是會死嗎!!

赤葦:誰叫黑尾前輩很煩躁呢。前陣子針對你的調查還被月島說了去死吧。

黑尾:你..你怎麼會...

赤葦:我怎麼會知道?那是因為是我在月島旁邊煽風點火啊~

...說了一點,前輩的事^_^

黑尾:喂!!

木兔:好啦不要吵了,結論是!!月月傲嬌是件很可愛的事!

赤葦&黑尾:為什麼是由你(木兔前輩)結尾啊!

剛回來的月島:那個...各位前輩...是在幹嘛啊...

(ㆀ˘・з・˘)(ㆀ˘・з・˘)黑尾又來作死了(ㆀ˘・з・˘)(ㆀ˘・з・˘)

又是我哈哈哈

月島真的是好可愛(ㆀ˘・з・˘)

我下次還是決定只寫第三體育館算了qwq

寫烏野體育館時好卡啊qwq

但是我還是很愛月月喔

總之,黑尾又來作死了

他們倆真的好可愛(ㆀ˘・з・˘)

本來是想要寫一點點的影月影的

感覺沒出來owo

下次大概會寫偶像梗吧!

ABO大概想到結局再寫ww

大家拜拜下次見

【後話一】

看到這篇的月島並沒有說什麼

只是耳朵上的紅暈並沒有遮好

當然也不知道自己被偷拍

後來月島被看完影片的前輩們關♥愛了好一陣子

【後話二】

影山跟月島有好一段時間都處在尷尬的場合中,配合也變得不順利,直到有一天菅原把他們叫過來和好。

結果影山忽然大喊:「誰叫我看到這傢伙就會很害羞嘛!」

結果月島諷刺王者也是會害羞啊,真遜

結果就吵了起來。

但是隔天的配合就變得順利了。

順便受到三年級前輩的眼神關愛♥。

【後話三】

最後的最後,黑尾在某次合宿中被月島無視了。

月島語:蛤?誰叫黑尾前輩煩躁到爆表呢,無視他很正常吧。

然後黑尾又哭了好一段時間(笑

作者語:鐵朗難過但鐵朗不說(ㆁωㆁ*)

需要小藍手跟小愛心救我(ㆀ˘・з・˘)